2017美西公路衝浪之旅(4)

吐芬奴 (Tofino, British Columbia)
我們正在進行西岸公路旅行的最後一站。非常瘋狂的是 - 我們已經在路上呆了14天,但感覺就像沒有很久以前,我們正分秒必爭地完成Vanagon Syncro和RWB的保時捷,並整理行李準備出發。現在,我們只剩下三天了。在夜晚睡前,我們談到了這段時間過得飛快...,但在此當下,這次旅行的第一部分 - Hollister Hills, Syncrofest, Monterey Bay, San Francisco...都讓我們感受到不同的人生。
這次的公路旅行徹底的改變了我們,把城市的衝浪者變成了探索者與冒險家。今晚結束時,我們已經在計畫下一次的旅行了。
翌日早晨我們起了個大早,準備開始我們的長途駕駛路程到加拿大(不間斷的10小時,包括渡輪和過境),但沒有人感到吃驚 - 目前看來開很久的車已經像是小菜一碟了。我覺得那是因為所有的人都渴望與溫哥華島頂端的傳奇衝浪小鎮Tofino有一個親密接觸的關係。於是在一杯快速的咖啡和糕點後,我們全速前進。
為了讓大家能有個短暫的休息,我們計劃在Washington州的Angeles港停一下車,與我們的朋友Brian Kawal見面。 Brian製作美麗的環保家具 ; 他也喜歡衝浪並也擁有一台RWB的保時捷,以及其他幾款非常酷的老車。他剛剛從Angeles港到LA進行了與我們相同的旅行,當他知道我們進行這趟旅行時,他邀請我們來看看Angeles港的波浪。幾天來,我們一直在用Google研究地球,試圖找出波浪如何推進入這海港的軌跡。坦白地說,我們有點懷疑是否有浪,但很高興看到它。

只是開車的時間比我們所預期的還要久,所以當我們抵達Angeles港時,我確定我們已經沒有多餘的時間在Washington州衝浪了。所以在Brian確定我們在來得及登上渡輪的情況下,我們驅車前往距離我們最近的浪點。開車穿越樹林後,沿著一條很小且未鋪設的小徑行駛。最後,我們停了下來,Brian帶我們走了一小段路後。太陽出來了,景色美的令人震驚。在快速的小散步後我們經過了沼澤地,並站在一個小山丘上,然後我們看到它了:波浪!沙灘上有一些散落的鵝卵石,大量的浮木,還有一些手造的木棚。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景象就在我們面前 - 一個絕對乾淨,原始的,沙灘有著漂亮的右跑浪。它看起來在有利的情況下絕對可以形成一個完美的波浪。
Brian告訴我們,附近還有幾個小而緊密的浪點。誰猜的到在這也會有浪呢?無法衝浪而感到失望的我們需要趕路,我們回到汽車上,我們每個人都默默地做著住在木造漂流木屋及衝浪的白日夢。
我們回到海港,並準時趕到渡口,把汽車裝上渡輪。大約需要一個多小時會到溫哥華島,我們當中有些人趁機補了眠,而有些人則到甲板上欣賞沿途的美景。然後船長就勳不我們即將抵達了加拿大溫哥華島的Victoria。

我看過很多關於Victoria的照片,她殖民風格的建築以及被盛開的鮮花所包圍。親眼看到這一切甚至更加令人讚嘆,但我們知道前方的路上會有更多的更美麗的景色。這是我們對於溫哥華島的第一印象,總算的總算我們即將一探Tofino的面紗,因此快速起身直奔這個衝浪城鎮。
從Victoria到Tofino的車程讓人驚嘆。我們駕車穿越熱帶雨林,從海拔變化中得到了一些戲劇性的景色,並且記下了我們想要回來查看的位置記錄。在路途中,我們去吃了一頓快速的晚餐,在那裡我們嘗試了美味的加拿大式起士沾炸薯條,然後在晚上10點總算抵達了目的地 - Tofino。
我們的好朋友,滑板/滑雪極限玩家Jason Bothe aka Renee Renee,已經在那裡等待我們的到來。Jason來自Vancouver,而且對Tofino非常了解。我們很多年前就相識了,並且一起工作了幾個項目,但距離我們上次見面已經有幾年的時間了。儘管我們已經在路上耗費了將近13個小時,但我們仍然在夜晚時抵達。他帶我們去海邊走走,我們在Tofino的第一晚就在這滿天的星光中度過。

我們第二天早上醒來時有點昏昏沉沉,但已經做好了下水的準備。我們有些人已經先去查看浪點了,就在Jason建議我們應該去Cox Bay時。雖然有點毛毛細雨,但空氣感覺比較溫暖。到Cox Beach的車程很短,但當我們到達那裡時,我們看到停車場裡擠滿了其他衝浪客。這個榮景是超難以置信的:即使我們有研究過這個衝浪之城,但很難想像這個城鎮真的是如此風行,放眼所及到處都是衝浪客。我們走到海邊看浪。我們的興奮難以言表:白色的沙灘,以及散佈在岸邊的巨石和岩石,還有包圍著我們的雨林,當然還有最重要的 - 浪。
我們觀察了一段時間,無法決定在哪邊下浪好,最後選擇了海灘的最南端的盡頭,步行約20分鐘。有一個左跑的一人高浪頭,並沿著旁邊的岩石峭壁慢慢向岸上推。最重要的是,沒有人在那邊衝。我們一個接一個的向浪頭划去。並看著同伴們一個接著一個的不停的下浪,我們對彼此投以微笑,並報以大聲地歡呼,因為浪很好之外,我們還包場了!
再怎麼不願意,我們也餓了,也筋疲力盡了,所以我們在衝了三個小時後就上岸了。我們除了在水裡盡情的展現外,我們的攝影師也一樣不得閒,在我們上岸後,他向我們展示了波浪和原始的自然景觀。在我們衝浪的時候,他甚至發現一隻成年的白頭鷹棲息在一棵樹上,並為他的攝影機擺出了莊嚴的姿勢。
午餐的時候,傑森帶我們去了Tacofino,一個由衝浪客所開始營業的專賣taco的卡車,為了飢餓的車友們提供快速美味的食物,以便我們能夠快速回到水中。當Jason提出這個建議時,我們對此表示懷疑的想:“為什麼我們要從南加州一路來到Tofino吃taco?”但飢餓馬上將我的想法給打破,排著長長人龍的Tacofino的創意taco變化多端的令人驚奇。我們有好幾個人又多吃了一份。

午餐過後,Jason帶我們去了Long Beach,這是Cox Bay南部幾英里處的另一個著名的浪點。Tacofino的一個當地人告訴我們,在Long Beach衝浪“就像Cox Bay的困難版”。不幸的是,Long Beach沒有真正的起浪,但在Cox Beach還有一堆其他的浪頭,因此我們決定回去抓一些來衝。到那時已經接近17點了。停車場更加的爆滿。再一次的,我們驚訝於那裡的衝浪人潮,也嫉妒著夏季的日落時間是晚上的21點。我們的今日第二衝,我們選在海灘正前方右邊的位置。在水中有大約20個其他衝浪客,我們呆在水裡,直到幾乎伸手不見五指才上岸。雖然我們沒有大聲地談論今日的浪況,但我確定我們都在想同樣的事“謝謝Tofino,我們一定會回來的”。
我們17天的西海岸衝浪公路之旅即將正式結束。早上,我們將開車六個小時到Vancouver,在那裡我們將互相告別。我們有四個人將飛往台灣,準備在宜蘭進行大規模的淨灘活動。然後,我們將RWB的保時捷停放在我們的好朋友Flat Six Classics那兒,直到本月底的保時捷展時。其他人則計劃在溫哥華度過一天,與Jason一起參觀一些傳奇的滑板場。然後,他們會休息一晚,再直接開車回LA。
有句諺語這麼說的: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有結束的一天。我們在Tofino度過了最後一夜,精神上重溫了我們一同製作的許多終生的回憶。當我們計劃旅行時,我們不知道該期待些什麼。我們知道會開很久的車,並躍過很多的障礙,也許也會有些緊張的時刻,以及絕對的美好時光。這一切,絕對比我們想像的更多。 17天,我們一同生活和學習,我們共存並互補。 17天,我們體驗了很多人沒有經歷過的事情,為此,我們感到非常感激和興奮。雖然所有美好的旅程都有結束的一天,但我們的旅程還沒有結束。 VAST生活繼續在各地上演...

原文出處:https://www.theinertia.com/surf/with-scenery-like-this-scoring-waves-in-canada-is-just-the-cherry-on-top/?pid=40984
原文:Sammo Yang
攝影:Sophea Khem Brian Filoteo